画中藏美酒

葡萄酒和艺术总是密不可分,在很多著名的画作当中总会出现一些葡萄酒的身影,尽管有时形象也许并不太清楚。这葡萄酒本身也是一件艺术品,不是吗?让我们看看这个来自福利·贝热尔的吧台上,究竟都放了哪些酒,背后又有什么故事呢?

美酒在画中

我的青春岁月有许多时间都在欧洲度过。英国与我有很深的渊源,除了曾在当地学习与工作,更是后来学习葡萄酒的知识殿堂。

此行特地拜访我最爱的美术馆之一:考陶尔德画廊(Courtauld Gallery)。该美术馆位于英国市中心,规模虽小但精品级的收藏倒很丰富,印象派及后印象派的画作尤其出色。

这家美术馆的“镇馆之宝”之一,就是多数人耳熟能详的马奈(Edouard Manet,1832-1883)的作品《福利·贝热尔的吧台》(Bar aux Folies Bergère)。走进考陶尔德画廊,很容易就能找到。

画中藏美酒

金色酒脖子的那几瓶显然是尚未打开的香槟,在19世纪,香槟不仅受法国人欢迎,英国人也非常喜欢,据说英王爱德华七世(伊丽莎白女王的曾祖父)就是个一位超级香槟迷,打猎或赛马时,总会命令男仆提着一篮香槟跟在身后,以供他随时之需。

酒标上有个红色三角形图案的酒标,则是英国啤酒Bass Pale Ale。

女士后方有一瓶颜色亮丽的葡萄酒,看起来是一瓶桃红酒,法国人热爱品尝桃红酒的习惯众所周知,尤其在炎热的夏季,更是爱酒之人的必备品之一。

马奈的与众不同

画中藏美酒

这幅作品中,酒瓶、花、水果分布成一个金字塔状,塔尖则落在女子上衣胸前正中央饰花的位置。画中女子真有其人,她是福利·贝热尔的女服务员Suzon。通常在这种秀场上班的女服务员,总是跟男客打情骂俏,但马奈却将她画得面容微露忧郁、眼神放空,一副对眼前这片欢乐场面漠不关心的样子,试图表达Suzon的内心世界感受。马奈画中的镜子,映照出秀场现场的热闹气氛,身后的大镜子投射出观众席的景象,还有Suzon的背影与高帽绅士正面。

颇堪玩味的是:镜中并非反射影像,物体并未反映出真实位置。从镜中看来,高帽绅士该在Suzon的正对面,若按照实际状况作画,高帽绅士应该会挡住我们观画者观看Suzon的影像。

因此,与其说这是马奈透视法技巧上疏忽,不如说是马奈特意对当时法国主流画坛的挑衅!总是有自己想法诠释作品的马奈,惯用与众不同的方式作表达,在当时社会与艺文界激起莫大的涟漪。他的这份反叛受到不少绅士的支持。画中绅士也真有其人,是位艺评家,时常支持马奈等被官方沙龙展拒绝的画家们。

马奈这份作画的坚持,就好比许多有个性的酿酒师,对于风土条件与酿酒哲学总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在付诸实现的过程中,有认同也有批判,他们却不为所动,只是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作品中还能看到马奈将他的两位红粉知己画进去,一位是社交名媛,就是在观众席第一排托手肘的白衣女子;另一位则是女演员,位在白衣女子身后,身着浅褐色的那位。

不禁令人好奇,不知道桌上的那几瓶酒,会不会也是马奈那个时代经常品饮,所以特意入画几款酒呢?

英伦风情在法国

在法国街头,总不难见到标榜“Irish Bar”的英式酒吧。在莫奈的时代,福利·贝热尔就类似红磨坊(Moulin Rouge)、丽都(Lido)等娱乐秀场,这些地方时常上演各式歌舞杂技表演。当时称这种地方叫音乐剧场(Music Hall),它与传统剧院不同,观众能随时进进出出,就像进出咖啡馆一样方便。“Music Hall”这个名词并非法国原产,而是英文,因此,或许我们可以说这是19世纪的法国人追求异国风情的方式之一,特地将英伦风情当成一种特色。

福利·贝热尔的鸡尾酒

完成于1881-1882年,是马奈辞世前的最后重要作品。他把好友画进去,可能是因为这里是他平常与朋友们见面玩乐的地方。福利·贝热尔至今仍在巴黎开门营业,但只做纯音乐表演,没有了杂技,画中那双空中飞人绿鞋,大概也只能留在记忆里了。吧台也没了,照理说无酒可喝,但剧场为了满足全世界的马奈画迷,只要是满20人以上的团体,就能预约他们的鸡尾酒服务哦~

(文章来源于 — 萌妹说酒)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画中藏美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