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拉菲,美丽、温柔且大方

“拉菲古堡有一个美丽、温柔且大方的灵魂,将土壤幻化成梦想。拉菲本就是和谐的体现,演奏着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协奏曲。因为,若没有我们辛勤的葡萄农,一切都是虚无。”——埃里克·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Eric de Rothschild)

在和谐理念的指引下,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酿造的葡萄酒总能收获无数赞美之词,获得各界人士的追捧。作为波尔多五大一级庄之一,拉菲古堡悠久的历史与顶级的酒款是其名贵身份的象征,更是其流芳世间的佳话。细细品鉴下,拉菲古堡的佳酿的确有着美丽、温柔且大方的灵魂,这不仅体现在其优雅、精致与细腻的葡萄酒风格上,也体现在酒庄对大自然、人及葡萄酒的关怀上。

顶级名庄,国王之酒

拉菲古堡位于波雅克(Pauillac)产区,其历史可追溯至1234年,当时它被称作拉菲宫波(Gombaud de Lafite),是一座种有葡萄树的修道院。直到塞古尔(Segur)家族的到来,拉菲古堡才发展成为一座负有盛名的酒庄。17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初,雅克·塞古尔侯爵(Jacques de Segur)一手组建了拉菲的葡萄园,从此拉开了这一传奇酒庄的序幕。塞古尔家族当时在酒界叱咤风云,除了拉菲古堡,该家族还曾拥有拉图城堡(Chateau Latour)、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和凯隆世家庄园(Chateau Calon-Segur)等顶级的历史名庄。

进入18世纪,酒庄在塞古尔家族的精心经营下,品质不断提升,其国内外市场上的声望也不断提高,还获得了黎塞留元帅(Marechal de Richelieu)的盛赞——“我发现拉菲古堡佳酿是万能而美味的滋补盛品,可与奥林匹斯山上众神饮用的玉液琼浆相媲美!”。不久后,整个凡尔赛宫(Palace of Versailles)谈论的美酒除了拉菲没有二家,拉菲佳酿也因此荣升为“国王之酒”,成了晚宴上的“御用佳酿”。后来,拉菲古堡几经易主,这些执掌者皆为有名的大家世族,而酒庄出产的佳酿也一直保持着高水准。1855年,拉菲古堡毫无争议地被评为一级庄。

1868年8月8日是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家族值得纪念的一天,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James de Rothschild)在拍卖会上购得拉菲古堡,但他在三个月后不幸去世,而酒庄便由他的后代继承,一直延续至今。

罗斯柴尔德家族陪伴着拉菲古堡经历了许多考验,包括世界大战、根瘤蚜(Phylloxera)虫害、经济大萧条等。1945年,罗斯柴尔德家族从德军手中重新夺回酒庄,并开始了拉菲古堡的复兴之路。2018年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入主拉菲古堡的第150周年纪念,也是家族第六代传人赛斯吉娅·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d)上任的第一年。她将继续发扬家族的“拉菲精神”,传承祖辈的种植及酿酒技艺,将土壤幻化成梦想。昔日的“国王之酒”,今日的顶级名庄,拉菲古堡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带领下继续书写着崭新的篇章,美名远扬。

绝佳风土,匠心打造

拉菲古堡共有112公顷葡萄园,分布在3个区域:城堡周围的坡地、珍宝高地(Carruades Plateau)和邻近圣埃斯泰夫(Saint-Estephe)的园地。葡萄园内的底土为第三纪石灰岩,表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细砾石,混有风成砂,这种土壤构成为葡萄种植带来了诸多优异条件,如排水性好、储热及阳光反射条件优越等。园内种植了70%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 )、25%梅洛(Merlot)、3%品丽珠(Cabernet Franc)及2%味而多(Petit Verdot),平均树龄为39年,而出产正牌酒的葡萄树平均年龄在45年左右。

每一位“拉菲人”都致力于将园中出色的风土转化为梦想,将手工采摘的酿酒葡萄视如珍宝,谱写人与自然的和谐之歌。拉菲团队将传统工艺与现代技术相结合,使用大橡木桶、不锈钢罐及混凝土发酵槽(专用于发酵品质上乘的梅洛)对不同地块的果实进行单独发酵。为了把控品质,酒庄用于陈年的橡木桶均来自自有制桶厂,通常,其正牌酒会被置于100%新橡木桶中陈酿18-20个月,而副牌酒拉菲珍宝(Carruades de Lafite)的陈年时长与正牌酒相同,新桶比例则为10%。

(文章来源于 — 萌妹说酒)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2018拉菲,美丽、温柔且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