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和她在火车站台相遇的场面实在有些突兀。天下着疏雨本来气氛就有些阴郁,而要办的事情不太顺利正赶回程,火车终于进站,懵懵顿顿的我舒一口气抬头,然后看到对面月台的她正拼命向这边挥手。一愣,笑,火车隆隆地从面前驶过。快步走进车厢,走到对面车门前向她摆手。近了却远了,看到她的笑面而车已开动。虽然知道并没有她的号码,但还是掏出电话将电话簿翻了一遍,当然没有任何记录。

多少年了,我想,她还在这个城市呢,气色不错,在车窗上匆匆闪过的脸给我留下的最后的印象是一付很幸福的模样,这应该不会错,我太熟悉她的式种各样的表情了,虽然隔了这么多年,忽然忆起却依然活灵活现。

车再次进站,透过车窗看过去月台,她当然不会在那里。收回视线,窗外的雨水痕迹做背景映在那里的只是自己的脸,就好像是挂在洗衣店里无人认领的恤衫,淡漠然后茫然。

只是朋友,并无爱情。

相识时她有一个男朋友,好像很恩爱的样子。“真的爱他呀!”她说。“连一根头发也爱呀!”

我从没有给过人那样的深情,当然也没得到过。让人好生羡慕。

结果在一家公司一起工作了五年,她先后起码换过三个男朋友,而我一直一个人。

“不怕孤单么?”有时候一起喝酒她会问。

“我是那种可以自己令自己开心的人。”总是先喝口酒,然后这么回答。

那时候我还相信人生下来老天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另外一个人,你只要等着、等着,然后总有一天两个人会相遇。那时候我还在守候。

喝起啤酒来她的酒量比我大,泡酒吧她也比我有经验,公司里能喝、懂喝的男女同事也不只她一个,要出人头地我于是选择了葡萄酒。

“我们都是酒精爱好者,你是葡萄酒爱好者。”这是她给我下的定语。

“有差别么?我对酒的口味比你们更宽广啊。”

“但是不能沟……哈哈!他一沟某种酒立马就醉,非常灵验!晚上请我喝酒,我就不告诉他们你最怕什么酒!”结果这成为很多次和她宵夜的理由,而我可以混着喝很多酒都没事、但只要加进那某种酒肯定会醉也变成我酒量的一个弱点在朋友同事间流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从哪里得来的这种印象,当然我没有问,也一直都没有告诉她,其实那酒并不是我喝醉的理由。

有时候喝多了她会靠着我。歪头看看她,我笑:“我的肩膀都比你高了一头。”“但是我仍比自己的肩膀高了一头啊。”她这样回答。

好多人以为由得它会有故事发生呢。没有啊,没有了,时间只是过去,人只是消失,我们都是:自己一个人,然后长大了。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