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不喜欢葡萄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

马克思从小在葡萄酒园区环境中熏陶成长,他的父亲在德国摩塞尔地区有一个不大的葡萄园,马克思将自己的出身定为葡萄庄园主。

马克思一生酷爱葡萄酒,他甚至认为“不喜欢葡萄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在长期流亡他乡的日子里,他怀念家乡的葡萄酒。

葡萄酒与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和革命事业有密切联系。在家乡时他就经常抨击普鲁士政府对果农和酒农的政策,引起当局对他的迫害,致使他常年流亡国外。

《资本论》等著作中,马克思常以葡萄酒产业为例来阐述劳动价值,分析社会资本的构成和不合理现象。

不喜欢葡萄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

我国著名的政治经济学家于光远,曾编辑了《马克思恩格斯论喝酒》,其中有段很有名的故事。马克思在写给他女婿保尔·法拉格的父亲(亲家公)弗朗斯瓦·法拉格的信中有这样一段话:“衷心的感谢您寄来的葡萄酒。

我出身于葡萄酒产区,自己也是葡萄园主,所以能恰当的鉴赏和品评葡萄酒。我和路德(马丁·路德)老头一样的甚至认为,不喜欢葡萄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永远没有无例外的规则)”。马克思在这里引用了马丁·路德的原话,高度评价了葡萄酒。

但马克思是一个思维严谨的人,所以他在那个“不喜欢葡萄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后面又加上了(永远没有无例外的规则)。

于光远认为,此信一方面说明马克思与葡萄酒之渊源,一方面说明马克思(包括马丁·路德)对酒的评价。

不喜欢葡萄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不能说惊世骇俗,至少出自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之口其分量并不一般。于光远特别强调马克思加的那个注脚——“没有无例外的规则(意思就是说总有例外)”,认为马克思并非有意使这一结论绝对化。

“酒精考验”的书信往来

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友谊也像葡萄酒一样醇厚。他俩在葡萄酒文化方面都有着很深层的认识和修养,相互之间的通信有400处述及葡萄酒。

从《马克思恩格斯全集》收入的书信中可以看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友谊不但久经考验,而且可谓酒精考验。

现摘录一些如下:

我已差人从曼彻斯特给你寄去一筐酒,有6瓶波尔多、3瓶波特酒(注:葡萄牙加烈红酒)、3瓶赫雷斯(注:西班牙雪利酒的原称),这对你夫人很适用。如果这件事办理得好,应当已经寄到。

请告诉我,波特酒和赫雷斯的封印是什么颜色,以便我能监督我的酒商。赫雷斯应当是黄的,波特酒好象是绿的,波尔多的酒标为‘Cos d’Estournel’(注:1855年分级二级酒庄),是我不久前邮购的。

– 摘自1857年7月30日恩格斯致马克思的信

今天寄给你一个木箱,送货运费已付,内有8瓶波尔多、4瓶1846年的陈年莱茵酒(注:德国莱茵河白葡萄酒)、两瓶雪利酒。我现在没有这一次适用的波特酒。希望这些东西对燕妮有益处。

可怜的孩子!不过我想,情况没有那么严重。她长得很结实,只要好好护理和运动,就会重新恢复体力的。

– 摘自1862年2月28日恩格斯致马克思的信

从这些书信中,真的可以看出,如果马克思不是去干革命的话,那么世界上就多了一位酒类行业人士了,也许是酿酒师,也许是酒类销售,或者是葡萄酒作家等等。

而且,恩格斯活在今天的话,也一定是一个好酒友,经常都在给他最好的朋友马克思寄去葡萄酒!(画外音:其实,恩格斯长期以来对马克思的接济岂止葡萄酒呢?!不过仅葡萄酒一项就能感受到这样的情谊已经弥足珍贵了。)

而参观过特里尔马克思故居的游客都知道,那里有卖印着马克思头像的黑比诺葡萄酒,这是当地为了纪念马克思生产的一款中等品质葡萄酒,据说这也是当年马克思最喜欢喝的葡萄酒之一。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马克思:不喜欢葡萄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