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识酒中味,喝懂已是不惑年!

人生如酒,每一滴都是醉人的;人生如诗,每一句都是动人的。古诗这样写道:“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谁没在年轻气盛时,大醉过几场。

失恋必醉,毕业必醉,分别必醉,重逢必醉,圣诞必醉,世界杯必醉……

那时,我们动不动就掏心掏肺,动不动就豪气云天,动不动就动情,动不动就抒怀,以为喝上一顿酒就“多大点儿事呀……”,以为喝上一顿酒就“我们兄弟之间……”,以为喝上一顿酒就“她是谁啊……”,以为喝上一顿酒就“从今天起……”

谁还没在酒桌上认识几个弟兄,谁还没在酒桌上描绘过宏伟蓝图,谁还没在酒桌上提过当年勇……

一切,都会伴随着深更半夜的呕吐,在第二天清晨来临时清醒!

谁没在中年,喝过几次有仪式感的酒。

仪式感是分层次的。

一种是你不想喝又必须喝而且还要喝得对方满意,比如跟你的老板喝,跟你的甲方喝,跟你的领导喝。喝这种酒其实是你蓄谋已久的,什么时候该设局,用什么话用来开场,什么梗用来调节气氛,用什么话中话用来敬酒……出处处心积虑,心思哪还在酒上!

一种是去不去喝由你决定,但一般都会去喝的酒。毕竟混到中年了,还是会在某方面小有成就吧,还是会有场合需要你坐上坐的。什么时候喝,在哪里喝,怎么喝,喝什么等等,都不需要你费心,需要的只是你的躯体挪到上上座即可。各种吹捧之语,各种近乎套话,各种关系纠缠,哪里还容得下你品酒的时间和精力存在哦。

一种是你真的想喝点酒了。你在微信、电话本里翻了几个人的牌子,且每次都是翻那几个人的牌子。大家相约喝点小酒,至于酒谁拿,饭谁请,似乎早就约定俗称了的。你要么属于天然被请的,要么天然属于请人的。觥筹交错间,也不知道彼此在胡扯些什么,几个回合下来,竟然醉了!

其实,也有很多时候,你是没喝酒的。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

“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开车回家,到了楼下还要在车里坐好久?”

有一个回答获得了高分点赞:

“很多时候我也不想下车,因为那是一个分界点。在车上,一个人静一静,抽根烟,发会呆,这个躯体属于自己;但推开车门,你就是柴米油盐,是父亲、是儿子、是老公,唯独不是你自己。我们把真实的自己藏在车里;打开车门出去,哪怕是哭着爬着,也只能把被人寄予厚望的身份扮演下去。”

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生活中的些许小事,常常会出现在你梦中,将你惊醒……

人生,是一场跋涉,路难、事难、做人难。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所苍凉;或深或浅,都有些无奈。

有些事,不明不白,让你猜不透;有些人,戴着面具,让你看不清;有些理,概念模糊,让你悟不出;有些路,坎坷难走,让你行不通。

人生,不是每一条路都能走的顺顺畅畅;不是每一件事都看的清清楚楚;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明明白白,做人如饮酒:花看半开,酒饮小醉。

已过不惑之年的人,一路经历坎坷,仍要奋力向前,不断地拼搏向前,攀登向上。许多的时候,觉得生活太多匆忙,多么想将转瞬即逝的景色留下,等到闲暇的时候慢慢地欣赏;许多的时候,希望找一个幽静的地方,一个人听花落花开,看四季变化。

朋友,累了么?你该小酌一杯了!

 

 

点击关注↓↓↓↓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年少不识酒中味,喝懂已是不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