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世界的铿锵玫瑰

葡萄酒酿造也和其他多数产业一样,往往都是男性当家。殊不知,在一些即便女性依旧遭受“歧视”的年代里,有那么一些本就艰难的寡妇,却成就了诸多葡萄酒业界的传奇。以下介绍的内容就是这些“铿锵玫瑰”般坚强又美丽的当家寡妇们。

 一、碧尚女爵酒庄:拉朗德伯爵夫人(Comtesse de Lalande)

拉朗德伯爵夫人:玛丽·劳拉·维吉妮

碧尚女爵酒庄(Chateau Pichon-Longueville-Comtesse-de-Lalande)在与碧尚男爵酒庄(Chateau Pichon-Longueville Baron)“分家”后,最后都由老庄主的二女儿拉朗德伯爵夫人掌管。夫人原名为玛丽·劳拉·维吉妮(Marie-Laure-Virginie),她在1818年时嫁给了亨利·拉朗德(Henri de Lalande)伯爵,并因此获得了拉朗德伯爵夫人的头衔。

据说,拉朗德伯爵夫人貌美如花,风姿绰约,可惜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后来便与邻居拉图酒庄(Chateau Latour)的老板博蒙特(Beaumont)男爵交往甚深。不管传言是真是假,不久后,博蒙特男爵居然从拉图酒庄割出一块地为这位貌美如花的二女儿盖起了现在我们目睹的城堡。

二、凯歌香槟:彭莎登夫人(Nicole-Barbe Ponsardin)

彭莎登夫人(1777-1866)

1775年,凯歌香槟(Champagne Veuve Clicquot)创造性地酿制出了世界上第一款粉红香槟,从此便成为了粉红香槟酿制的标准。1798年,肩负振兴家族事业使命的弗朗索瓦·凯歌(Francois Clicquot)与芭布•妮可•彭莎登(Barbe Nicole Ponsardin)——后来的凯歌夫人结为连理。不久,弗朗索瓦英年早逝,年仅27岁的凯歌夫人力排众议,不顾世俗的眼光和怀疑,毅然继承了丈夫的事业。凯歌夫人以充沛过人的精力,睿智果敢的勇气和活泼智慧的心灵,带领着凯歌香槟走过了最艰辛的时期。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如今仍被广泛应用的香槟除渣法也由这位“优质”寡妇发明——基酒在瓶内二次发酵后,她让工人将瓶子每天旋转,并随着发酵进度而随时调整摆放位置(由水平方向逐渐转为向瓶塞倾斜),以达到最好的吐渣效果。经过此道工艺“打磨”后的香槟清澈晶莹,这使凯歌夫人在香槟世界的地位更加巩固。

三、伯瑞香槟:露易丝夫人(Jeanne Alexandrine Louise Melin)

露易丝夫人(1819-1890)

与众多香槟酒庄一样,伯瑞香槟(Champagne Pommery)的历史也与一位寡妇有关,她就是著名的露易丝(Louise)夫人。露易丝夫人的原名为珍妮·亚历山大·露易丝·梅林(Jeanne Alexandrine Louise Melin)。1858年,年轻的露易丝夫人成了寡妇,她带着两个幼子毅然打理起丈夫一手创立的伯瑞香槟酒庄。这位爱好艺术与收藏的奇女子,不仅对酒庄的经营有着超人的魄力和果断的决择,对香槟制作还有着锐意的创新和执著的热忱。

在露易丝夫人的带领下,伯瑞酿出了品质优异的香槟酒,逐渐奠定了伯瑞香槟的名望。1874年,伯瑞生产了第一批伯瑞皇家香槟酒,从此开始引领人们追求纯净自然风格香槟的风潮。

 四、罗兰百悦香槟:玛丽·路易斯(Mary Louise)

玛丽·路易斯

丽·路易斯如今旗下包括了沙龙(Salon)、德·卡斯特兰(De Castellane)和德乐梦(Delamotte)等知名香槟品牌的罗兰百悦香槟集团(Laurent-Perrier)也曾一度由一位寡妇倾力经营。二战期间,坚强的玛丽·路易斯在“二战”期间艰难地维持着酒庄的运营,当两个儿子在前线作战的时候,她把10万瓶香槟藏在了墙后,为战后酒庄的复兴做准备。后来,大儿子莫里斯(Maurice)在战争中死去,二儿子贝尔纳·德·劳仑卡特 (Bernard de Nonancourt)平安归来,才接替了这位坚强的寡妇接管了酒庄。

五、杜洛儿香槟:卡罗尔·杜洛儿夫人(Carol Duval-Leroy)

卡罗尔·杜洛儿(1955至今)

闯出一番事业的寡妇还有杜洛儿香槟(Duval Leroy)的卡罗尔·杜洛儿(Carol Duval-Leroy)夫人。她原本只需要看好三个儿子,在丈夫去世后,夫人没有将酒庄卖掉,而同样选择了接管夫君的事业。在付出过于常人几倍的艰辛后,夫人彻底断了那些一直对杜洛儿虎视眈眈的大集团们的念想。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葡萄酒世界的铿锵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