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一壶诗酒,与你煮尽千古风流

有时候抽象的事物也可以让我们感知,有时候实体的事物也能转眼化为无形,岁月当是明证,我们活的时候真正感觉到自己是存在的,岁月的脚步一走过,转眼便如云烟无形。但是,这些消逝于无形的往事,却可以拿来下酒,酒后便会浮现出来。

——林清玄 《温一壶月光下酒》

天,已至初秋,渐渐的凉了。

秋天,一个令人伤感的季节,文人骚客那“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残年孤寂不禁秋,醉自凄凉醒更愁。”……写尽了壮志难酬、离别之苦,悲戚情怀。

可我终究是爱秋之人:爱秋天柔情的风,像沉淀了的人生,有了淳厚韵味;爱秋天高远的晴空,像睿智的长者,俯看人世的苍茫;爱秋天清澈的流水,像历经风雨的智者,收敛了锋芒。

佛说,一切皆为虚幻。万事皆空。

每一个人都是过客,每一段记忆都是曾经,当锦瑟的韶光渐行渐远,再也无法掬起,终究要消失在这一抹斜阳里。

或许,苍天可以不老,青山依旧在,花谢花又开,春去春还来,而人生,却是一张有去无回单程票,谁也逃不掉宿命的安排。

每个人,不过是浩渺沙漠里的一粒尘埃,来是偶然,去是必然,无需埋怨,无需惆怅,无需伤怀。

而人生,永远是云水间的一场梦!

所有的未来没有打开,每一个瞬间都是现场直播,究竟播到哪里,才算一个段落?无人知晓。享受生命,笑对岁月无情的境界吧。只能对逝去时光流逝不卑、不亢、不喜、不忧。

或许,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才能理解实体事物会成为过眼云烟,而真正不朽的,是那珍藏在心中的宝贵记忆吧。

拿月光下酒、拿诗词下酒、拿往事下酒。

相信总有些美好,萦绕在梦里;总有些温暖,不期而遇;总有些风景,会因为我们而美丽;总有张笑脸,是为我们而绽放。

将一颗心安放在流年里,在遇见中欢喜;在经历中感动;在前行中顿悟;在光阴里细品。让那份持久而永恒的信念,在柔软的时光里曼妙轻舞,你来或不来,在或不在,我依然心依阳光,从容向暖,将点滴的惆怅,付诸酒事,微笑一瞥

有多少光阴可以用来等待?有多少人值得回眸?回味着回味着,慢慢的发现,一直执着的东西,想着想着就淡了;一直在乎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谁能执守一颗心,直到永远?谁愿牵一人手,走过沧海桑田?总有岁月中的一地阑珊,再也无法拾起;总有一种结局是曲终人散。

越来越明白:活得简单,才能活得自由,在乎的越多,割舍就越难,往往失去的也越多,心安即是归处!

回忆仿佛就是一瓶老酒,不经意间香气弥绕。唏嘘的光阴,演绎着千万种别样的风情,缤纷于故事的开端与结束,沉醉在昨日欢声笑语的世界,就好像海市蜃楼一般,虚无缥缈。

暮风已经悄然而至,窗外的寒风依旧摇曳着那已经略显沧桑的枝头,只是,落叶已成飞舞的蝴蝶。

蓦然回首:生活不在别处,只是很多时候我都不自知。幸福其实很简单,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有些事,只有经历了,才懂得;有些路,只有走过了,才知道,各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我说人生啊,如果尝过一回痛哭淋漓的风景,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与一个惺惺相惜的人醉过,也就足矣。

如果还有人陪你走趟雪花掩月,如果还有人以一夜的苦茗,听你诉说半生的沧桑,然后,互道珍重,不悲亦不喜,这样的人生就齐然了。不要去收藏,无须去铃印……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温一壶诗酒,与你煮尽千古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