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酒自香,淡定人从容

毫不夸张,品葡萄酒时,会让我觉得像是拿着一面镜子,在反观自我。

葡萄酒的根在种植,但凡与自然挂钩,就一定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不像是工业或是商业——是不可预测“下个季度的生产量或者增长目标”的,甚至连努力都不知道明确的方向。

若说起工厂酒和酒庄酒的区别,也大抵可以这样解释。

而对于已经装瓶葡萄酒,躺在黑暗潮湿的酒窖中,经过时间的打磨,在这一年中不断展现出了更多细节:纯净度、质感、复杂的层次……才能感悟到,在这些内在品质的面前,不能讲效率。

而现如今时代的发展与科技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消解了人们对巴山夜雨的憧憬,大自然被掀开了“天灵盖”,一切被赤裸裸置于充满功利性的冷酷目光的审视之下,一切被钉在“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的座右铭中,一切被绑在风驰电掣顷刻万里的时代高铁之上。

没有人品听夏夜雨打芭蕉的声韵,没有人细看冬日六角奇葩的舞姿,没有人仰观月亮上的嫦娥和玉兔。

少有人静静等待山溪缓缓汇集,只想游览千岛湖风光;少有人默默等待青卷黄灯的长夜,只想发表论文评职称;少有人慢慢等待一瓶葡萄酒彻底陈酿成熟的那一刻,只想匆匆上市,葡萄酒也因此少了仔细勾缝得来的那份雅致。

慢成了一种消耗,一种奢侈,一种乖张。

可殊不知大凡艺术、大凡美都源于慢,都同慢有关——花朵绽放之前,要慢慢忍受风雪交加的寒冬,彩蝶展翅之前,要在黑暗的茧壳中慢慢等待……

都市里车水马龙的喧嚣,是生活;熙熙攘攘来去匆匆的行人,是生活;急速发展日新月异的科技,也是生活,但我说生活不该仅限于此。

在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被无形的锯齿推动运转,处于巨压之下,烦躁着,迷茫着,痛苦着。于是,人们开始追寻记忆深处那些逐渐模糊的碎片,那些被慢轻描淡写的,藏在水里的,风里的,树荫下的,草丛中的温润。

有一句话流传甚广:很久以前,车马很远,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是出自木心先生的《从前慢》。但我多希望从前慢,现在慢,将来慢。慢生活,不是拖延时间,而是让人们在生活中找到平衡,张弛有度、劳逸结合,提高生活质量,提升幸福感。

其实,当你身心沉淀,抚平时间的纹理,坚守内心的追求,平衡向往与现实,取舍领悟与感受,那久违的慢节奏也就自然而然的回来了。

慢下来吧,去感受那些细节里点滴的倾注,是它们给我们带来了最美的意外,和最意外的惊喜。

我忽然想,其实生命的过程不也是如此吗?

所谓“人生有味是清欢”,就是这种境界吧。清欢,应该是清淡的欢愉,这不是陈酿人生的境界吗?慢慢酿出人生真味,不焦躁,不迫切,冷静,沉着,耐心,安然地等待美好悄然降临。

心情一时的急躁,好酒在面前,也难闻到细致的香气;缺少足够的耐心,就等不到葡萄酒陈酿成熟的那一刻;行业的浮躁,“粗糙堆砌”反而容易让曾经快速建立起来的,倒塌的更彻底。通过葡萄酒在时间中的变化,我们反而更清楚:要达到好的结果,还是慢慢来比较快。

大师说,酒之所以美味,关键在于慢慢陈酿的过程。时光慢熬,葡萄酒中的各种成分在酒液中合谐相融,直至融为一体,酿成醇而有味的琼浆。

让葡萄慢慢晕开,酿成芳香再醒来。这个缓慢的过程中,要耐着性子,等待时光酿出最美的味道。

于是,许多个日子之后,我学会了用一杯耐心、两杯冷静,三杯悲喜,四杯忧欢,在时光的淬炼中,慢酿出人生五味。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无言酒自香,淡定人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