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医的乐趣:葡萄酒的药用历史

随着葡萄酒的发展,对人有益的葡萄酒类型也在发生变化,虽然这种变化很小,但是葡萄酒一直被认为几乎无所不能。这是真的吗?本文作者对葡萄酒的药用历史做了一番研究,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实。

几乎每周我们都会看到一些关于葡萄酒有利于健康方面的报道。这些研究虽然让人对葡萄酒的健康作用充满信心,但也经常遭到嘲笑。其实,葡萄酒作为保健用品的历史跟葡萄酒本身一样古老。

用葡萄酒治病

目前人们普遍认为葡萄酒最早出现在八千年前亚洲和欧洲之间的陆地,即现在的格鲁吉亚。希腊和埃及紧随其后迅速发展了葡萄酒酿造业,葡萄酒逐渐成了地中海区域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古埃及人是狂热的酿酒师,有考古证据表明他们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都酿。最近,科学研究发现这些葡萄酒中含有草药成分,说明这些葡萄酒是用来治病的。

最明显的结论是,葡萄酒被作为药引使用,使芫荽、鼠尾草和松树树脂等的有效成分溶于酒精,这样的葡萄酒担任了止痛药和防腐剂的角色。而且通过墓葬中关于有钱人豪华派对的描绘我们发现,古埃及人更喜欢葡萄酒作为止痛药的角色。

葡萄酒在古希腊也是很普遍的。著名医生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首先提出:疾病是自然的,不是神的愤怒造成的,并因此提倡葡萄酒的药用价值。他把葡萄酒作为从腹泻到分娩痛苦的所有身体不适的补救措施,甚至暗示它可以替代水来清洗伤口。古罗马博物学家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声称葡萄酒“让肠胃舒适,让人远离痛苦”。

各种宗教典籍也把饮用葡萄酒描述为一种治疗方法。犹太法典《塔木德》(The Talmud)上面写道“没酒的地方就必须有药”。在圣经中,圣保罗建议提摩西“喝一点点酒让你的肚子舒服些”。

葡萄酒作为替代品

古往今来,医生们一直推荐葡萄酒作为治疗各种疾病的方式,特别是那些涉及消化系统的疾病。与此同时,葡萄酒(还有啤酒)也成为抵御疾病的预防措施,因为喝酒总比喝不干净的水安全。

如果你读过关于19世纪欧洲的故事,你就可以想象当时欧洲主要城市的气味有多难闻。浑浊的泰晤士河、发臭的塞纳河和肮脏的多瑙河很可能不是清洁的饮用水源,但人们还是会从河中取水喝,并因此得病死亡。而在欧洲大陆产量丰富的葡萄酒就成为人们安全的选择。

葡萄酒作为补品

你知道吗?可口可乐是基于波尔多葡萄酒发明的。其实这种饮料叫做马里亚尼葡萄酒(Vin Mariani),它是葡萄酒和古柯叶的混合物。酒中的酒精从古柯叶中提取了可卡因,使这种饮料表面上能够使人恢复健康和活力。很多名人喜欢这种饮料: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Ulysses S. Grant)、大仲马(Alexander Dumas)、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甚至教皇都喜欢喝。

1885年,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约翰·S·彭伯顿(John S. Pemberton)发明了自己的可乐版本,他称之为彭伯顿的法国葡萄酒可乐。不幸的是,禁酒令在这个时候颁发了,他不得不把这种酒替换为苏打水和可乐果。于是可口可乐就这么诞生了。

即使不添加可卡因,葡萄酒作为健康饮品或补品的想法在19世纪和20世纪整个欧洲都很普遍。当时流行的话题是什么葡萄酒对哪种疾病最有效。比如安茹(Anjou)葡萄酒可以治胃灼热?每天半瓶梅多克(Medoc)葡萄酒可以缓解腹泻?还有无数关于葡萄酒对铁的摄入、消化、增进食欲、延年益寿、降低胆固醇水平和许多其他方面的研究。简直就是一场葡萄酒医药运动。

这可能听起来有些疯狂,但这些说法始终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尽管可能是脆弱的依据)。也因此这些说法才能一直持续到今天。你可能已经听说过法国悖论:这个说法认为,尽管传统的法国饮食充满了肉、奶酪、奶油和黄油,但法国人却有相对较低的心脏病发病率。

1991年,这种说法在美国电视节目上出现之后,使得红葡萄酒销量大涨,每天喝红酒变得像每天慢跑一样深入人心。

白藜芦醇是另一个存在于红葡萄酒中的所谓“有益健康”的酚类物质。因葡萄品种和浸泡时间的不同,其含量也会不同,据说这种物质可能治愈癌症,或预防心脏疾病,但事实如何还没有人知道。这种化合物在麝香葡萄品种中含量特别高,该品种在美国东海岸最普遍,这里有很多家庭式酒庄,他们出售的葡萄酒总是打着健康的旗号,而不管口感如何。

人们一直想要寻找治疗各种疾病的灵丹妙药,这无可厚非,但是葡萄酒让人放松,更好地享受生活,这才是葡萄酒最大的功效。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自医的乐趣:葡萄酒的药用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