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只愿与对的人喝酒

人生短暂,余生只想与对的人喝酒。和Ta喝酒,不用有太多的话语,不用有规矩,但我们彼此的心里都有一份真诚。

酒局越来越多,真诚的却越来越少了,

朋友越来越多,知己越来越少。

于酒桌之上,

我喜欢看各种各样的人,演各种各样的戏。

撒酒疯的人,

他们要找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

让你不得不喝。

然后用深情的手拉着你,贴近耳边,

说一大堆车轱辘话,

把饱和着酒精的空气蘸着口腔的特殊味道,

喷到你脸上。

以酒壮胆的人,

总以为喝多了之后干的任何蠢事别人都会原谅。

于是毫无顾虑地说着一段段七荤八素的话。

搭配着夸张的动作,

把空气搅得喧嚣而有些腥骚。

借酒牟利的人,

把敬酒当成宣誓,

穷尽美词;

或者以喝当罚,

企图在你面前把平日许多过失抹平,

甚至拐个弯生产出另外的亮点。

心机深厚的人,

把酒桌饭局当作表演的舞台,

小心地试探着领导的心底,

或者巧妙地趁着你的兴奋,

从你的嘴里套出一些平时根本不可能说出的话来。

我们喝的酒越来越多,开心却越来越少;

酒局越来越多,知己却越来越少;

规矩越来越多,关心却越来越少。

余生只想对自己好点,

对别人真点。

只想把浓浓的真情溶解在酒里,

和那个懂我的人喝一场最开心的酒。

 

 

点击关注↓↓↓↓

欢迎转载:红酒资讯 » 余生,只愿与对的人喝酒